怪不得小薰没有望远镜相助也能那么笃定地说

2019-10-20 作者:www.88bifacom文学   |   浏览(50)

1黄昏时分,豪华邮轮维多利亚嘉年华号停靠在东林最大的港口,深红的圆体VictoriaCarnival写在洁白的船身,像是整座帝国大厦躺卧在深蓝的温床里。站在码头中央的位置观望,这是一座长三百二十米,高十六层的摩天体,而在头顶俯拍的直升机眼底,维多利亚嘉年华号蓝蓝绿绿的甲板平面,简直就像是一夜之间将东林市中心的中央公园整个搬到了海边。同如此巨大的海上城堡相比,岸上的人流渺小得如同蚂蚁,不过制造出的声浪却不可小觑。小薰和关夜雅是BLACKR.联盟中最早上船的,女孩激动的心情早已平复。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任务在身而没有机会深入体验那船舱内、仿佛是用精美的礼品纸层层包裹住的维多利亚嘉年华号内核处的奢华世界,所幸目前心境还算正常。她现在身上穿着的是男性侍者的黑色小礼服,没办法,为了掩藏身份,她和关夜雅需同住一间房,所以不得以必须得第二次女扮男装。一想到那张暧昧的上下铺,小薰总感觉有些奇怪。关夜雅将安排告之她的时候,她虽然蛮不好意思,但是却完全不会紧张,大约是关夜雅这个人根本无法给女性造成危险感吧。就连想象眼前这个美青年兽性大发的样子,都只是让人觉得搞笑到爆而已。此刻外表有些稚嫩的美少年正和不食人间烟火的美青年一道站在船舷的甲板处等候司徒和君舞以及其他人。在他俩身边,是夹道欢迎贵宾的热情兔女郎,向孩子们散糖的兔八哥和米奇,以及与其说在投入演奏不如说在孤芳自赏的迎宾乐队,在喧闹的进行曲中,兔女郎们朝港口的人群兜售着职业飞吻,船上的米奇和船下的唐老鸭偶尔相互做着猥琐的动作……岸上喧闹嘈杂,船上则是长号短号齐鸣,镶嵌在兔女郎和毛茸茸的迪斯尼明星中间的小薰不胜其扰地捂上耳朵:“好吵啊!为什么捂上耳朵也听得见?”正抱怨着,一双宽大温热的手覆盖在她的手上,噪音瞬间减少到最小。抬头,看着身边体贴的阿雅,女孩很是感动。然而感动只持续了两秒,两只手就被关夜雅左右拉开。噪音猝不及防地袭来。——你得适应它。小薰读着关夜雅的唇语,欲哭无泪。站在豪华邮轮上打望岸上的人,有种神仙般不真实的感觉,地理优势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小薰觉得,脚下这个造价以亿计的庞然大物才是主因。因为这是维多利亚嘉年华号的处女航,而且又是安老头女儿的庆生之旅,到场的都是名人大腕,而东林又是个爱凑热闹的城市,所以码头上那黑压压的人头中,不仅有特意来瞻仰豪华邮轮处女航的群众,还有粉丝,记者,商贩,保安,小偷,骗子……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于是站在船上打望,便有了一种观芸芸众生的寂寞感。远远的一辆银灰色保姆车驶来,人群中响起女生尖锐的叫声,只见一股人流逆着岸上的大部队朝着那辆车奋力涌去。看得出保姆车原本打算走得更近点,但是在疯狂的尖叫拍打和无数的挡车螳臂之下还是放弃了单刀直入的天真想法。车门唰地滑开,尖叫声陡然高了八度,七八个保全人员绷着下巴下了车,堡垒般死死挡在粉丝和记者身前。在眼花缭乱的闪光灯下,头戴遮阳帽,脚踏大头鞋,背着键盘的伪正太吹着口哨,率先下了车。是RE•TURN,小薰心下了然,当然是他们,不然还能有谁。和刚刚看到的其他到场偶像歌手相比,RE•TURN简直就是明星王朝的太上皇。在一阵骚乱以后紧跟着下车的是清池,一头长发用白色的编织头绳松松地绑着,套一件宽大的白色休闲衫。然后车门处两片白光一闪,背着吉他箱的阿杉躬身下了车,一只手从车门中提出一个大大的……纸板?“哈?”趴在栏杆上的小薰瞪大了眼。她没有看错,那个纸板,是雷欧……准确地说,是雷欧的等身纸板。纸板上的雷欧穿着一身暗红皮风衣,挥着两根手指,朝歌迷们高贵优雅地笑着。粉丝们望望“雷欧”,再望望关上的车门,全体静默了下来。影子队长扶扶眼镜,在众多莫名惊诧的目光中,拥着“雷欧”的肩淡定地走向登船区。“啊,对了,”目视RE•TURN上了舷梯,小薰恍然想起来,从背包里拿出一本小册子,将背包往关夜雅手中一塞,“帮我拿下,我去去就回!”工作人员效率很高,大概因为这次来的都是安老板的贵客,益发地怠慢不得,登船手续飞快就办好。上了船的青猫正打量着豪华邮轮壮观的风景,前方的阿杉忽然停下脚步,一名白皙清秀的少年侍应生气喘吁吁地拦在他们面前。“能耽误你们几分钟帮我签个名吗?”小薰将册子呈在他们面前,递上笔。作为当红乐队,这种场面自然得应付自如。将雷欧放在一边,阿杉熟练地一气接过笔翻开册子,然后,愣住。红色小册子的第一页,是一个龙飞凤舞的LEO。这个男生曾经拿到过雷欧的签名。这并不奇怪。只是……看着那三个字母下被塑料薄膜小心保护着的一枚红色唇印,阿杉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怎么了怎么了?!”青猫好奇地凑过来,看到那个拓印在本子上的熟悉唇形,瞬间也斯巴达二世了。清池笑着探过头来,瞄一眼签名和唇印:“是要我们也留下这个么?”小薰对眼前处变不惊的美男子好感顿时大增,而且,总觉得这个人看上去好像莱西啊,都是瀑布一样柔顺的长发,混淆性别的美貌。大型犬万年呆滞的那份遗憾,在见到这位酷似莱西的美男时得到了充分地弥补。不过和莱西不同,清池显然对自身魅力很有自觉,从简单却绝不敷衍的穿着即可见一斑:上身一件简洁的白色开司米外衣,有着水袖一样宽松飘逸的半长袖,长裤是细瘦贴身的设计,那种简约的性感让时尚盲小薰也颇为星星眼,这就是所谓的潮人吧!青猫醒过神来,只见清池正接过小薰递来的嘉娜宝唇彩,他想要拉住丧失理智的的队友,只可惜迟了一步。拇指在嘴唇上轻轻一抹,长发的美丽青年捧着那只小小的册子,吻了上去。相当随意的一连串动作,随意得就像在清晨一面走向洗手间一面挽起长发,没有丝毫的古怪和不协调。不可思议,雷欧做起来那么搞笑的一件事,换了清池,完全是另一副画面。小薰在心头唏嘘,深深折服于“大号莱西”乱来也如此优美的气度,尤其那稍稍带着点自恋的神态,活似那喀索斯正对着水中的自己献上一吻,一点也没有雷欧一脸不耐烦地噘着个嘴时那种滑稽的笨拙。真不愧是资深花瓶男!清池拿下册子,端详自己印在上面的吻痕,满意地在旁边签上名字,递给小薰,微笑叮嘱:“请好好保存它。”背后,只剩眼白的青猫笔直地倒在阿杉身上。小薰顺利完成分支剧情,挤回阿雅身边,一脸自得地举起签名册:“搞定!”见阿雅无奈地摇头,连忙声明,“其实我不是RE•TURN的粉丝哪,这个呢,”拍一拍册子,“是给狒狒的。”关夜雅眨眨眼。女孩抚摸手中的签名册,将它小心收进背包里,趴在栏杆上,似乎在想着什么,嘴角抿着孩子气的笑。“小薰。”“嗯?”她回过头来。“林菲有你这样的朋友真不错。”“那当然了,”女孩一点不谦虚,“这样的签名册,这世界上绝对找不出第二本,拿出去卖少说也得上千,不过狒狒,我只收一百,绝不加价!”关夜雅:“……”“啊!快看!一定是欧阳学长!”身边的女孩伸长了胳膊,关夜雅回过神来,只见惊艳的表情几乎挂满了四周所有人的脸。顺着小薰手指的方向望去,由数辆豪华轿车组成的华丽车队缓缓进驻视野。怪不得小薰没有望远镜相助也能那么笃定地说“一定是”,虽然那前后三辆黑色沃尔沃和中间的白色劳斯莱斯上并未标有欧阳家的名字,但这样的阵势,目前的东林,除了欧阳翱谁也摆不出来。因为有面容肃杀的保镖半立沃尔沃车门外左右护航,即使在如此拥挤的人海车流里,欧阳翱的劳斯莱斯依旧可以畅行无阻,不受任何叨扰。不过白色劳斯莱斯的出现还是让岸上的人大饱了眼福。车子行到最前方停下,司机率先下车开门,在歌剧魅影的熟悉旋律中,欧阳翱满足地呷完高脚杯里最后一滴香槟,披上半长的白色外套,意气风发走下车来。虽然有足足十个保镖护驾,仍是挡不住记者们来势汹汹。欧阳翱蹙了蹙形状姣好的眉,意识到自己大约低估了码头的人口密度。十大保镖围成的保护圈在上千人的推搡中越变越小。空气似乎都变得浑浊,欧阳翱皱皱鼻子,感到有些不适。在记者的蜂拥围堵下,登船区的入口完全被乌压压的一片人头挡住,举步维艰。你推我挤中,记者们高举着麦克风,争先恐后向这位最年轻多金的少董发难:“外界传言您每天都要用从比利时空远来的玫瑰洗花瓣澡是真的么?!”小薰竖起耳朵结果听到如此八卦的提问:“这怎么可能?一群没大脑的记者!”“是啊,”一旁的关夜雅点头,“他用的都是自家温室的玫瑰。那样才新鲜。”小薰:“……”欧阳翱一脸不悦地朝前走,尽管脸色有些发白,但是依旧不妨碍那副帝王般的架势。突然,从保镖手臂的罅隙中隐蔽地伸过来一只手,混乱中,那根狰狞的食指,在欧阳大少爷象牙白的衣襟上蜻蜓点水那么一划……轰——可怖的接触让欧阳翱全身僵直。保镖们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疏漏,惶恐地回过头来,那只得逞的手早已颤抖着抽走。接着只听到一个惊叫的声音响起:“天哪!!我摸到他了!我摸到他了!!”一个男人兴奋难抑地大喊着,冲出人群,“我摸到他了!!我摸到欧阳大佬了……”欧阳翱停下来,低头看着自己衣领下方,身周仿佛有西伯利亚的寒风在刮。那些刚才还勇猛无比的记者,全体忌惮地往后退。抬起头来,向后瞥了一眼,那个男人还在发疯地四处跑着叫着,BT贵公子张开紧闭的唇,冷冷地道:“处理他。”高处好乘凉。小薰将刚刚发生的戏剧性一幕全部尽收眼底,不由替那个疯癫的男人担起心来:“那家伙不会好过吧。”“那是一定的啊。”小薰侧目,在这个时候,关夜雅专注的微笑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邪恶。欧阳翱顺着透明的舷梯步步高登,整个舷梯都被清了场。在码头上,那个疯跑的男子被几个突然闪出的迪斯尼明星截住。于是在码头的一角,出现了体型壮硕的加菲猫、兔八哥微笑着将一个瘦男人扇来扇去的极度匪夷所思的景观。小薰看到肥大的加菲猫一个鱼跃骑到被兔八哥横扫在地的男人身上,毛茸茸的巨爪开始一下一下拍打男人的脸,她吞了口口水:“那个,算是耍流氓吧?”虽然流氓一词和欧阳家的贵公子相去甚远。“它们都带着和平的笑脸啊。”说这番话时,关夜雅本人也是一脸“谁说的”的灿烂笑脸。在迪斯尼明星集体关照的背景里,深咖色的梅赛德斯开了过去。司徒御影望着车窗外若有所思,适时加菲猫和兔八哥正在男人身上蹦跳。他眨了眨眼,车子驶远,他有点不确定刚才看到的是什么。小薰和关夜雅同时认出了司徒家的车。目视司徒御影一身干练的黑色出现在人潮中。那身浓烈的黑,只点缀一束银白领带,让她不禁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司徒御影时的场景。只是这次没有了飘飞的樱花,不过似乎一点也没有折杀他身上那份沉沉的气势。这次胆敢靠过去的人明显地少了。“相比刚才那位,司徒同学还真是低调。”小薰脱口而出。“小薰?”关夜雅咳嗽一声,语气怪怪的。小薰侧头看他,发现黑发的青年眼神频繁地指向她身后。不会吧,女孩拉扯着脸一分分扭动脖子。“高调有什么不好呢?”欧阳翱站在两人身后,环抱双臂,好整以暇。“呵呵,是啊,有什么不好呢!”小薰机敏地答,见风使舵谁不会?欧阳翱走上前来,身边两个手下用湿纸巾擦干净本来就很干净的栏杆,欧阳翱戴着白手套的手撑着船栏,望着下方正走来的司徒御影,啧啧道:“不愧是母子。”“是啊,”小薰点头,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司徒御影的老妈,就算远远看着也能感觉出那份不苟言笑的肃穆,“两个人都很冷呢。”“很冷?”欧阳翱笑道,“我是说两个人都很美。”小薰咋舌。果然是欧阳大BT,她无法跟上他的思维。2君舞身着一身黑色休闲款西装,正坐在一辆豪华大巴里。这是第一次尝试男装打扮,效果比小薰的男装扮相还要好,上车前接收到不少女性服务人员爱慕的视线,君舞也摆出一个模拟雷欧骚包的放电表情,心满意足地听着那些女生在她身后发出七荤八素的声音。从这里到码头大概还要四十分钟,昨天晚上被一大家子人吵得没睡好觉,趁这个时候好好补下眠吧。“喂,喂!别睡啊!”同样一身黑色西装的守恒摇着君舞的肩,一面打量正在车头表演近景魔术的男子,“麦可乐要让我们表演节目!马上就到我们了,快想想怎么办!”“我是人质,这貌似轮不到我操心吧。”君舞头斜靠在椅背上掏掏耳朵,对身边青年的慌乱完全无动于衷。守恒气结。真该死,他和君舞,加上欧阳翱指派的两个保镖,偏偏被敌人安排进入麦克乐的团队混上船。一开始他还以为只是作为市长的随行人员,哪晓得最后才知道此团队居然是指麦克乐带领的魔术团队。据说此行以前麦可乐一直在犹豫到底该带什么节目上豪华邮轮表演,一直到临行前的最后一个晚上,才敲定要表演魔术,于是临时抱佛脚的麦克乐紧急召唤了一批魔术界精英,这里面,就包括了连滥竽充数都算不上的他和君舞。看着在前面鼓掌叫好,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的麦可乐,守恒头大,这个神经病市长,为什么参加人家的晚宴就一定要表演节目?老实说有人期待你那个劳什子节目么?不过眼下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再过不到十多分钟,就该他们这个四人团队表演了。他从刚才起就一直在翻手上的魔法教科书,可是,这是什么外星图解,为什么一米米也看不懂?!就这么干着急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们前座的魔术师上了场,下一个就该是君氏阿武魔术团了,到这个节骨眼上,守恒反而平静了:“君舞,我是没有办法了,我们听天由命吧……”随后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OH!AMAZING!你怎么办到的?!”麦可乐躁动得不像一个快奔五的人,一个简单的橡皮筋魔术就让他直呼AMAZING,WONDERFUL,UNBELIEVABLE,好像不用几个英语单词无法表达那种世界级的激动,魔术师谦虚地走下来,麦可乐那张快乐的脸随着那顶夸张的白色礼帽转了过来,“那么,君氏阿武魔术团,我亲爱的朋友,你们准备好了吗?”守恒的眉峰在跳,君舞兀自睡觉,还在睡梦中满足地咂嘴,而身后两个罗汉式的保镖则完全无法指望,守恒梦游似地答了一声:“……准备好了。”麦可乐摩拳擦掌跃跃欲看:“那么请上台让我们大家一饱眼福吧”守恒撞撞君舞,君舞没反应,他于是只得搪塞:“呃,抱歉,我们的魔术师睡着了,我只是道具师,所以……”他知道这么愚蠢的理由不可能让他们化险为夷,但是,他还是寄望一个慈悲的奇迹。“哈哈,没关系~”麦可乐眉飞色舞地摇摇手指,站起来,伸开双臂,“各位,我们不妨用最热烈的掌声来唤醒我们这位贪睡的魔术师,如何?来来~”然后率先鼓起了掌,左鼓鼓,右鼓鼓,直到全车人都跟着鼓起掌来。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君舞如睡狮般咆哮着醒来:“%$&#@¥*——”两分钟后,守恒看着被请到车子前方表演魔术的君舞,在胸前连续划着十字。“小武,你打算给我们表演点什么?”麦可乐第三次问到,依旧兴致盎然兼自来熟。君舞抱臂站在那里,手指在胳膊肘敲啊敲,全车的人都用诧异的目光望着她,当然,除了她的二百五团队。“哎呀,没什么准备啊,”君舞一抓头发,“算了,那就简陋一点,表演一个读心术吧。”守恒感到有人拿了两扇大圆鼓在他脑袋里“口光”这么一下。读心术?!君舞居然会读心术?!“读心术?!甚好甚好!”麦可乐两眼放光,献宝一般,“伟大的魔术师,我愿意贡献我的心来配合您的表演”君舞寒了寒,咳嗽一声:“那好,你在心里面想好一个人。”麦可乐沉吟了一会儿:“嗯,想好了,就这样么?不需要写下来?”君舞不耐烦地一摆手:“懒得搞那一套!”全车的魔术师们瞪直了眼面面相觑,显然君舞如此表演读心术的方式令他们大吃一惊。“现在呢,我问问题你回答,”什么道具都没有,君舞兀自靠在了挡风玻璃上,“只回答YESORNO,或者不知道就行。”麦可乐点头。于是君舞开始问第一个问题:“这个人是女人么?”“YES”“这个人是亚洲人么?”“YES”……十分钟以后。“这个人是明星么?”“NO”“这个人结过婚么?”“ErIdon’tknow.”……半小时过后。“这个人是你妈么?”“NO.”“这个人是你后妈么?”“NO.”“这个人是……哎哟,到港口了~”麦可乐望着涌入视野的碧海蓝天,脑袋钝钝的,有些呆然。终于从来宾中盼来了君舞的身影,小薰歇了一口气。看见君舞若无其事地和麦可乐勾肩搭背的画面,她发现之前担心女王大人会不合群简直是多余。麦可乐的大军到达以后,情报女第一时间赶到他们面前,以着五星级的服务姿态,主动表示带领诸位去房间,当然是和关夜雅一道,否则连她自己也要迷失在偌大的海上钢筋都市里。行李已经有专人直接送去房间了,他们现在只是要借带路的名义代表BR同盟与君舞接触。一行人进入七楼的大堂,鼻子甚至快于眼睛就闻到了浓浓的奢华的气息。大堂打通了向上三层甲板,无比开阔明亮,正对大门的三台透明观光电梯忙碌地上上下下,一左一右两座旋梯循着曼妙的曲线向上延伸,走廊的墙上,大厅的角落,不是挂着油画,便是树着雕塑,除了那一眼可见的豪华,似乎还致力于营造高雅的艺术氛围,抬头,是呈辐射状的星光灯,就算是最没有联想力的人也不难想象出夜晚华灯初上时的金碧辉煌。登船时间即将截止,此时有个别宾客一身休闲打扮坐在大厅的休息区闲聊。小薰和阿雅领着麦可乐的团队向着电梯走去,途中不甘寂寞地麦克乐一个劲地询问关于邮轮方方面面的情况,小薰只能埋着头假装没在听,而将所有问题丢给了关夜雅。神奇的阿雅果然不负所托,如何刁钻的问题也能颇熟稔地一一为“十万个为什么”大人解惑,而对于她的一问三不知,则很轻描淡写地以“她是新人,还不熟悉船里的情况”的理由为她顺利开脱。可是,你自己不也是新人么?“刚才我看到船顶那两个红色的烟囱,真是AMAZING,开船的时候它俩会冒烟吗?”“不会。”阿雅微笑答。“咦,TITANIC不都冒烟的吗?”“那个时候烟囱还是邮轮动力系统的一部分,不过现在,这些烟囱只是作为一种纪念保留下来,已经没有什么实际用途。”听着二人的对话,小薰在心里咕隆,越来越觉得关家老大深不可测。电梯开始上升,小薰忽然瞥见八楼小圆厅中央一座白色三角钢琴,四周倾斜的大面玻璃透进泛着水光的阳光,照着那座洁白的乐器上仿佛有流光颤动,美得像一道幻影,女孩不由恍惚起来,只是这个幻影尚有残缺——钢琴座上空落落的,只有邮轮的海乘人员偶尔从它身旁走过。应该不会只是个装饰品吧,那就实在太奢侈也太寂寞了。她不由构想着心中的王子坐在那个位置,十指轻敲,毫不顾忌四周眼光,专注又享受的样子,乐律的精灵在他的手下淌出。说起来,在她的调查笔记里,萧瞳明明是会弹钢琴的,但是,她却一次也没见他弹过呢。出神的时候,电梯叮的一声抵达。客用甲板共十二层,市长大人的房间在十号甲板,客房待遇自然是VIP级的,其余跟班和魔术团的房间则被工作人员安排在同层甲板的标准客房。听说是住标准间,君舞的脸色明显的有些不好看,又听说要和守恒同住,女王的脸色一度让小薰不敢直视。临走前,小薰站在房门外招呼倒在床上的君舞和正忙着帮自己和君舞放置行李的守恒:“欧阳学长让我通知你们,今天晚上在九层的蓝带餐厅吃饭,是蓝带餐厅,不要走错了!”“……什么嘛,自己的东西自己收拾啦……”回答她的,是蹲在地上的男人小媳妇一样的抱怨声。小薰带上门退下了,君舞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睁开眼坐起来,无所事事地打量起这个双人房,感觉不好,虽然布置得紧凑又不显拥挤,可是空间……真矮。守恒还在碎碎念,君舞已经起身朝浴室走去。打开门,再次失望,居然没有浴缸。卫生间窄得就像一根烟囱,看来就算是豪华邮轮,也不过如此,在空间的富裕上不见得比普通旅游船好上多少。原以为雷欧那富家浪荡子能在各个豪华邮轮上长大是件穷奢极侈的事,但至少就天花板的高度而言,他过得并不过瘾。咦?那家伙作为被邀请来的贵宾,住的应该是豪华套房吧?不晓得会不会有惊喜?晚上不如就到那家伙房里享受一下吧……“喂,你的东西收拾好了……呃,你……你在笑什么?”守恒有些惊骇,背对着他的君舞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声奸笑。3赶在登船截止的最后一秒抵达的,是火焰男尹洛威、战斗机北冥翔、废柴大头、大型犬莱西和极品男雷欧。幸运的是此时港口上凑热闹的大部队已经撤离得差不多,五人没有因为雷欧的在场而受到粉丝浪潮的波及。在登记处顺利拿到蓝色的船卡后,北冥翔以疯狂亲吻状,大头以泪流满面状,莱西以睡眼惺忪状,雷欧以心情复杂状,跟随尊严受辱状的尹洛威步入这艘海上巨擎。“哦买糕的!大得像一艘战舰!”北冥翔忘记了之前还在埋怨洛威睡懒觉差点睡过头,此刻心情一片澎湃,“哇噻~~~”这是在进入七楼大厅后发出的唏嘘,橘发少年的脖子已然拧出一个快断折的弯度,四下膜拜着,忽然才意思到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如此激动,他撞撞尹洛威,“喂,你小时候八成坐过这玩意儿吧?”“没。”“那你怎么这么平静?”“你怎么这么不平静?”尹洛威反问,颇不耐烦,“不过就是艘大点儿的船,不要大惊小怪的,船,”用手比了个大碗状,“船总坐过的吧。”北冥翔:“那种摆来摆去的海盗船算么?”大头:“捕渔船算么?”尹洛威:“……忘了我的话吧。”观光电梯载着几人一路上升,直到雷欧不经问了句“你们不等那个孩子了么”,后知后觉的三人才猛地惊恐地贴到玻璃上。……莱西没有和他们一道进电梯。急匆匆倒回去找的时候,大型犬已经不见了去向。维多利亚嘉年华号上一共有九间餐厅,提供全免费的中法意日四国料理。但是据BR联盟的内部决议,所有人今天晚上都得到蓝带餐厅就餐。小薰对豪华邮轮上的生活还什么都不明白,蓝带餐厅就蓝带餐厅呗,反正她去了也只是端茶倒水的份。“蓝带?”司徒御影站在VIP套房的门口,一手掌在门框上,诧异地低头睨着门前负责传递消息的女孩。“啊。”小薰点头,见司徒御影脸色不畅,才小心翼翼:“不是你和欧阳学长商量好的么?”司徒御影看她一眼:“你觉得呢?”“哦……”那责怪的眼神又直接又冷冽,小薰低下了头,“是他胡乱揣摩圣意了……”“小薰,”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及时缓解了女孩头顶的压力,回首,一身黑白短礼服的关夜雅正托着一只精致的长木盒自过道那头走来,“你站在门口干嘛?进去啊。”司徒御影像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作派多么不地道,侧身让开,对门前的女孩说:“进来吧。”关夜雅推着小薰的背走进司徒御影的房间,还不忘在女孩耳边奚落好友:“抱歉,黑道家的少主从小缺爱所以也没什么绅士风度。”小薰走进来,不由替君舞心酸。豪华套房同君舞他们住的普通客房果然不可同日而语,跟她和阿雅的那个小单间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不但有单独的客厅和卧室,居然还有观景露台!而且面积还不小,搁着两把躺椅和木制茶几也毫不显捉襟见肘。站在客厅就能看见远远的蓝色浪花和港口逐渐倒退的摩天大楼群。地毯踩起来柔软无声。从敞开的卧室门望进去,除了KINGSIZE的大床,还摆放有茶桌椅组合。这差别待遇简直让人痛不欲生。小薰在维多利亚时代风格的雕花沙发上局促地坐下,司徒御影抱臂交叉着两腿倚靠在她对面的电视立柜上,当然电视是藏在立柜里的,需要看的时候随时升上来便可。这房子还真让她有些放不开,于是转向小吧台旁的关夜雅:“阿雅,你拿的是什么?”“这个吗?”关夜雅低着头,手指轻轻一带,木盒上的紫色缎带无声滑落,将盒盖平直地揭开,取出的赫然是一瓶酒,“82年份的波尔多葡萄酒。在晚餐前,不如先开开胃吧。”“我不会喝酒。”小薰据实回答。“这是红葡萄酒,”像是为了缓和之前给同班女生造成的不好印象,司徒御影“体贴”地道,“女生也能喝。”小薰干巴巴地笑。吧台处,关夜雅一手拿出三个郁金香酒杯,朝她举起:“如果在酒吧,这可是昂贵的收费服务,不要眨眼哦。”小薰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关夜雅擦净酒瓶,再以娴熟的手法拆封、轻轻一拨就取出软木塞,那一连串动作流畅凝练赏心悦目,在这短短的片刻她真的忘了眨眼。以前觉得服务行业只要从头到尾保持微笑,一切以顾客至上就OK,如今她开始越发觉得这其实是一门需要极高优雅气质的表演艺术。木讷的她眼睛只顾跟随关夜雅的手,一直到看到汩汩的红色液体倾倒如水晶酒杯中。然后视线被走到吧台的司徒同学的背影挡住,呃,黑衬衫穿在他身上还真蛮正点的,这大概就是狒狒口中的“想要扑过去狠狠挂住”的那种背影吧。正感慨着,司徒御影回头递了一杯给她。“哦,谢谢。”她抬头,接过酒杯,这样的司徒御影一手托酒杯,居高临下的姿态,已经开始有了一丝黑手党教父的苗头。然后她低下头默默喝酒,听到头顶上方两个质感矛盾的声音间的对话。冰山:“欧阳翱决定晚饭去蓝带餐厅的事你知道吗?”春风:“嗯,有这回事。”冰山:“他根本没跟我商量。”春风:“呵呵,我猜到了。”冰山:“那是个什么餐厅?”春风:“CordenBleu.你说呢?”冰山:“……法国餐厅……我该想到。”春风:“怎么了,有问题么?”冰山:“如果是法国餐厅那就不能去。”春风:“为什么?”冰山:“在那种地方我们根本没法和君舞他们接触。”顿了顿,“去找个自助餐厅或者别的什么,自由一点的场所。”说得有道理,对方既然指明在船上交人,并且有能耐将君舞安排上船,肯定布有眼线,如果是那种固定座位的餐厅,一旦他们接近君舞,铁定会被怀疑。“那个……”小薰忍不住插话,“我听说晚饭时十五层甲板上有烧烤派对……”“那种地方欧阳翱会去么?”栗发的少年冷冰冰地直言不讳。那毫不留情的否决,令小薰顿感被人迎头浇了桶凉水。原以为自己提了个好主意,却结果在他眼里连多思考一秒的价值也没有。唉,黑道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混的,每天都要面对这么个大冰坨子BOSS,她就是不被乱枪打死,迟早也会得抑郁症吞枪自尽的吧。“对了。”司徒御影忽然出声。小薰和关夜雅看向他,栗发的少年瞅着酒杯里荡漾的红色液体,蹙起了眉头:“这酒哪来的?”关夜雅微笑着答:“当热是那个不喜欢烧烤派对的人送的。”那一瞬间,小薰看见,黑道少主的表情真是非常非常地臭。

本文由www.88bifa.com发布于www.88bifacom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怪不得小薰没有望远镜相助也能那么笃定地说

关键词: 女王 CHAPTER 风千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