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从来都不讲道理只是凭着自己感觉办事

2019-07-19 作者:www.88bifacom文学   |   浏览(169)

摘要: 你笑我平凡的外形不适合爱情,收音机里循序播放着那首美瞳。远在他乡的记忆哭湿了当年年少无知。那时年少。往事不成熟。流年里记得勿忘便安好。 题记女孩子从来都不讲道理只是凭着自己感觉办事,自己认为的就是对的 ...

你笑我平凡的外形不适合爱情,收音机里循序播放着那首美瞳。远在他乡的记忆哭湿了当年年少无知。那时年少。往事不成熟。流年里记得勿忘便安好。 ——题记

女孩子从来都不讲道理只是凭着自己感觉办事,自己认为的就是对的。这是我们最后一天吵架时你说的,在你眼中,我那么糟糕。好了,我懂了。我配不上你。但是你觉得配得上我吗?好可笑,我纵然是世界上最笨的小孩,但也永远不会改变我的天真,对不起。你的高傲我仰头望不起。

从前有个弱智叫做阿若,后来她聪明了。也没聪明到哪去。只是比往常会了一句,滚。

其实,阿若一点也不傻,比任何人都聪明。小沫说她那是二。说到这我们都笑了。可是我的心中微微泛酸。我想那个笨小孩是我,傻到能爱上一个混蛋的地步。

还记得第一次遇见木木的时候,他还是乖小孩。五岁的他,用大大的眼睛盯着我,可爱极了,他那时还在害羞。红红的脸,洁白整齐地牙齿,紧张的说:“阿姨好,那位小姐姐好。”母亲说,木木都是大男孩了还害羞啊,她是妹妹,看看妹妹都比你大胆,和妹妹玩去吧,阿姨和你妈妈有事谈。

只知道,那次谈话,木木的母亲就再也没出现过。木木哭,我就在一旁帮木木擦泪,和他亲亲,给他讲故事。陪他入睡,妈妈夸我像个大姐姐,我在笑,看木木却在哭。

那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木木十岁。长大了懂事了。我记得木木的童年只有一个我,他说我是他整片天空下的女王,其实我想做的并不是女王而是让别人宠爱的公主。

十三岁那年情窦初开。也许同龄的女孩总比同龄的男孩成熟。一直看不上班里那些稚气未脱的孩子们,心高气傲的我便故作清高,放出话,青荇谁也不嫁了。听见这句话第一个跑来问我的不是木木,而是邻班一个染着头发小小年纪不学好的差生。他把我堵在楼梯口,用很大的声音说:“青荇,我会让你嫁给我的。”那声音大的仿佛整个教学楼都在颤。

我只是漠视的看着他,当然也有些小感动。说了句,有本事你试试?

Ok.

他得意洋洋的走了。我看见木木在我们身后,我一回头给了我一巴掌。那么痛,第一次我哭着回家,妈妈问我,我也不说,恨死他了,凭什么打我。

晚上吃过晚饭,木木来找我,在门外轻轻地敲们,妹妹,妹妹,妹妹,哥哥错了,快开门吧。

当我慢慢开开门的时候,他一个侧身冲了进去,那分明不是认错,更像是我做错了似的。只见他一把把我搂住很温柔的说:“妹妹,哥哥不想你和他来往,他是坏孩子。”“恩”我不服气的说。

但是事情总没有那么简单。好事还是坏事?不重要了。

那个坏孩子总是在我下课时来骚扰我,受不了他的纠缠就和他一起上学散学,去吃饭。这种事很快就在学校传开了。木木也知道了,这次木木没来找我。

那天,放学后。一群人在围观,我跑过去,发现木木在打刘毅,从来柔弱的他第一次那么厉害。几下,刘毅就打出了血。之后,班主任,教导处主任,校长,全来了,这次很惨很惨,开到家还被妈妈打,这次,他没有哭,只是恶狠狠地看着我。那表情他再靠近些足以能把我吞噬。

后来,他就没有再理我。有一天,他骂我,我是世界上最没用的小孩最笨的。那天我哭了,跑到了刘毅家。和他打打闹闹。玩当年和木木玩过的骑马游戏。忽然发现他的背好宽,第一次看清刘毅,他清秀的面孔,和他坏气十足的范。我傻笑的说:“我答应你,刘毅,做你女朋友。”刘毅兴奋地把我抱起来,亲了我一口。就这样初吻被这样无情的剥夺了。

但是心里总不是滋味,酸酸的。木木我是多想你是第一个亲我的。我很笨,笨到你不理我。

【不是我没礼貌,是我不想叫你哥哥,一直我都想叫你声亲爱的】

我十五岁生日那天,和母亲吵得很凶,就因为她让我叫木木哥哥,可我宁死不叫。

我知道,他是抱养的。我爱他。

妈妈说,我没礼貌,不听话,就给我一巴掌,我一赌气出了家门。

打了电话,叫上刘毅,他带我去了酒吧。那是我第一次去那种地方。里面嘈杂的声音,灯红酒绿的人生,刘毅像个老手似的点了酒,说要和我喝的一醉方休。第一次喝酒,那酒不好喝,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啊。最后,酒精麻醉了自己,醉得不醒人事。我隐约感觉到刘毅在拉我,在我耳际说了声,宝贝回家。

电话响了,刘毅帮我接的,打来电话的没有别人,是木木。我模糊的听到他在电话里大喊:“刘毅,你放开我妹妹,要不我饶不了你。”刘毅坏笑。说:“她现在可在我手里,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说完把电话扣了。

我只清楚的听见,你放开我妹妹,怎么又是妹妹。我气恼。我难受。

我用半醉半醒的身体抱住刘毅,你养我吧。

刘毅惊愕,叫了辆出租车,把我送到宾馆,就立即出来了。其实刘毅是个好男孩,只是我爱的不是他。

那晚,我梦见一个梦,梦见我和木木结婚了。我穿着纯白的婚纱,是那样美,而他那么帅气。亲戚好友都在祝福我们。事与愿违,往往梦境和现实倒过来写。

在外面游荡了几个星期,回到家,母亲抱着我哭,说她错了。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木木,他叹了口气,把我拉到房间,妹妹,你没事吧。

我冲他喊:“木木,我爱你,我要嫁给你。”

“不可以,你是我妹。”他声音颤抖。

我,亲上了他。他却一把把我推开。

我想我懂了,他不爱,我很笨。

【长大了,我们单飞了,只是好喜欢你】

二十岁,我们都有陪伴自己的。

校园里,小情侣比比皆是,我长得很妖,经常和男生出入酒吧,舞厅等等。

我也染了头发,好看的体型配上娇艳的身姿。成了学校的校花,他呢。木木在校园里是学长,安静成熟是好多女孩要得到的,我也常常跟他身后,看他做什么,我生气,却只能压在心里。之后我报复自己。越来越不成器。学校要开除时,木木跑到校长室求了一天,让我留下,我执意不肯。

离开了校园,在酒吧工作,为了钱也去美术室里做人体模特。拿着搞艺术的谎言来欺辱一个女生,我这才感觉到自己有多肤浅,我想我不要脸。

木木也没有来找我,三年后,我去了爱尔兰,在爱尔兰遇见了一个男生,他对我很好。惟命是从。打算结婚的我,就在去选婚纱的那天,望着纯白的婚纱我哭了,我想我还是放不下,那么好的男生,不适合我。我和他分手,他微笑着祝我找到自己的幸福。

坐飞机的时候,他对我悄悄的说,他会在爱尔兰等我的。

我挥手告别,说如果我想开了,我会回来的。

回到当初那个地方。已经变了样,记忆里的家乡却变得很陌生。我兴奋地跑。

回到家,妈妈做好了饭,我看见家里多了个人,一个女的长相平常。妈妈说那是我嫂子。我强忍着不哭。

为了嫂子的面子,木木回来的时候,我叫了声哥,这是第一次叫。母亲高兴极了,说我长大了,懂事了,可她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痛,我们只是兄妹。

木木拉出我去,问我这几年的情况。我缄默不语。

原谅我忍不住,我抱住他,吻他,他没有反抗。

我哭了。他帮我擦泪,就像当初我对他那样。

“妹妹,你回来就好。”

木木,我爱你,一直都是,我爱你,我要嫁给你。”

“ 你怎么还是这样,我说过了,你是我妹妹。”

“那你,爱过我吗?”

“说实话,有过,只是我知道,离开比怎样都好。你别凭着感觉做事了”

我哭得说不出话。只是紧紧抱着他,最后的拥抱。有气无力。

嫂子出来了,他一把推开我就像当初。毫不留情。

晚上,他和我吵,因为嫂子看不惯我。女孩子从来都不讲道理只是凭着自己感觉办事,自己认为的就是对的。这是我们最后一天吵架时你说的,在你眼中,我那么糟糕。好了,我懂了。我配不上你。但是你觉得配得上我吗?好可笑,我纵然是世界上最笨的小孩,但也永远不会改变我的天真,对不起。你的高傲我仰头望不起。

我只是好喜欢你。对不起,打扰了。

离开的最后一天我写了封信: 给亲爱的哥哥

写这封信时,妹妹我要走了,对不起,原谅我不懂事,我只是笨小孩,不会成熟。

就让我爱着你,可不再是以前那种爱。

也许,在我人生中遇到的人很少才会依赖你。倘若你一开始不是你来到我家,我想我会爱上另一个他。人生很会开玩笑,若只如初见,便盛世安泰。

我走了,妈妈照顾好吧。我要放的下去寻找我的人生。

安,全世界。

青荇执笔。

有一次回到了爱尔兰,他在那儿等着我,我释然的拥抱,这一次,我们去领了结婚证。

彼此微笑。

三年后,我们有了宝宝,我这才发现当初究竟有多傻,二到那种地步。

我想给自己一个解释。老公给了我完美答案。

多余的解释。

现在的我们,只想好好珍惜对方。

木木,你也要幸福。

本文由www.88bifa.com发布于www.88bifacom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孩子从来都不讲道理只是凭着自己感觉办事

关键词: 必发国际娱乐 短篇小说 多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