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拦着了问

2019-06-03 作者:www.88bifacom文学   |   浏览(139)

第十六章

  81

  老大戴着安全帽,事事儿的,手里不知从哪儿还拿了根钢筋,来来回回地走,看着工人干活。一个工人爬上来了,老大拦着了问:“干吗去啊你?”

  “报告于总,上趟厕所。”

  “两分钟啊……”

  “我大便于总……”

  “八分钟!快点儿啊!”老大眼看着工人一溜小跑着走了,心里高兴,找着管人的感觉了。

  老二匆匆地过来了:“大哥!”

  “二啊,”老大接着高兴得抱怨了,“我都说多少遍了你不用来,我在这儿盯着呢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平安无事,都老老实实干活呢!”

  老二道:“大嫂打电话了,叫你去一趟邮局……”

  老大带气势:“不去!凭什么她叫我去我就去啊!……她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摸身上手机,“哟,我手机没钱了!”凑近了老二就跟说得多聪明似的,“女人啊,怎么这么势利眼!肯定听说了我在这儿给你管事儿呢……我不去叫她等着!”

  老二笑:“行了大哥,叫你去你就去一趟!”

  “那哪儿行啊,你这儿也离不开我啊?我走了出事儿怎么办!”

  老二哭笑不得:“你去你的,我盯着!”

  老大嘱咐;“那你可好好盯着啊,可不敢眨眼!……我去了邮局也没好听的!我很快就回来啊!……好好盯着啊二儿!”这才一步三回头走了,走了没两步又往回翻,把钢筋递老二了,“先替我拿着……”

  老二拿这么一个哥真没招儿了:“我说你来回拎这么一个破玩意儿干吗啊?”

  老大是带着喜气儿,带着盼头匆匆而来,走路都带风,把邮局门推得摇摇晃晃好半天。老大裹着风推开祝美莲办公室门,连门上挂着的挂历都带掉地上了。

  祝美莲坐办公桌后面,一动不动看着老大,觉着怪异。

  老大把挂历拣起来扔祝美莲办公桌上了:“有什么话快说,我忙着呢!”

  祝美莲不理他,拉抽屉找东西。

  老大埋怨:“我说以后闲着没事儿,你别给我打电话了啊,都打老二办公室去了,这让他怎么看啊?回头公司该传闲话了!”

  祝美莲气着了:“传闲话!传什么闲话?传我跟你的闲话啊?!……于大海,放两万个心,我再打十回电话,我跟你的闲话都传不着!”说完,把一个汇款单扔老大面前了。

  “什么啊?”老大拿起来看,接着眼睛亮了,接着真真的真真的找不着北了,“老四寄的!老四寄的啊?老四给我寄钱了啊?……你看见了没有啊?老四给我寄钱了!五千块钱呢啊!不是小数,不是小数!是小数吗?真不是小数!”把汇款单递祝美莲眼皮底下了,“你看看……看见没有?”

  祝美莲故意不看,可心里其实高兴:“我看见了!要不然我凭什么通知你取汇款单啊!”

  老大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了:“老四没记仇!老四没记仇!老四没记仇才给我寄钱呢!老四认我这大哥才给我寄钱呢,是不是啊?”

  祝美莲看着,带嗔怪:“你有点儿得意忘形了啊……”

  老大气宇轩昂的了:“我得意忘形怎么了?得意忘形怎么了?……老四想着我这大哥呢!你说说,老四哪儿来的这么大本事啊?这才一个多月啊怎么就挣了五千块钱!”老大真高兴,真忘乎所以了,看着祝美莲傻笑,“你说他这五千块钱怎么挣的啊?”

  祝美莲看着,瞪人了可还是高兴:“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接着老大就想了,老四这钱是从哪儿寄的呢?

  祝美莲也翻来覆去地看汇款单:“没有详细地址,没法儿查老四在哪儿。”

  “不能通过邮局查查老四从哪儿寄的啊?”

  “邮戳不远,就在大同,”祝美莲仔细看邮戳,“煤窑口……”

  老大着急了:“我知道!邮戳我也会看!……我是问问你啊,通过邮政编码,能不能找着老四的详细地址啊?”

  “邮政编码?到了农村整个一个乡就一个邮局,就一个邮政编码!可一个乡地方大了!我怎么给你查详细地址啊?”

  老大挤兑上了:“白问你半天!在邮局工作那么多年怎么混的!这就让你查个地址也查不出来!”

  祝美莲生气了:“哦,合着你是挤兑上我了?我怎么混的也比你混得好……我看你现在真是本事没见长,倒长脾气了!你看看人家老四!什么叫人挪活树挪死啊!人家老四就知道满天底下闯荡留脚印子,你呢?”

  “我怎么了?这老四不是我找回来的啊?我没满世界留脚印子啊?!”

  “那你接着找去呀!你又不是没找过!”

  老大把汇款单拿起来了:“这你还真给我提醒了!找就找,我怕谁啊?”

  82

  大水寄来这五千块钱,让大海想起另外一个女人了,就是把包落在大海车上那个女人。

  大海回家后怕钱丢了,把钱和身份证都小心放好了,等着还人。可这动作让老三看见了。老三趁老大出去打电话的工夫,把钱拿了就买了一套新西服穿上了,换了个里外三新。

  老大匆匆地进来,一下就愣了。地上摆着鞋盒子,西装罩子,衣架子。老三一身儿新西服穿好了,正在试新鞋。老大一下全想到了,一把推开老三就开柜子,拿出钱就数。

  老三道:“甭数了,我动过了。”

  老大一下就急了:“你动过了!你凭什么动过了啊!我这急着还人钱呢!”

  “这钱是老四寄来的是不是啊?又没说就给你一个人寄的!就是老四在眼前,我也能说出这话,我拿点儿钱换身行头也是应当应份!”

  老大气得话都说不上来了。

  老三还有话说:“要说我得说你了大哥,你真行!老四寄来的钱,你一个人就眯了,还想花女人身上!咱家就这处境你还有心思想女人哪?”

  “什么女人哪?这钱是我欠人家的!为你治病欠的!现在人家打电话了,我急着去还钱!”老大弯腰就扳老三脚,往下脱鞋,差点儿把老三扳一个跟头,生把新皮鞋给脱下来塞鞋盒里了,“你赶紧的去给我退了!”

  老三早有准备:“我就知道你得让我去退,告诉你吧,小票我当时就撕了,人家说了没小票不给退,没凭证。”

  老大在公共汽车总站见到那女人了。老大一见,都结巴了,把身份证递上去了,连自己的身份证也递上去了,还有老三花剩下的两千八百块钱。

  女售票员瞪眼了:“我说你你涮我玩儿呢?我丢的可是五千,啊!别以为隔两三年我就不记得了!……您要是一分不还我倒不说什么,可你这样儿我得说你开出租车就开得不道德,拣了钱都不还!有你这样儿的出租车司机吗?我们公共汽车上拣个雨伞都问问是谁丢的,没人认就在汽车上挂着。您可好,见钱眼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见钱眼开,不是见钱眼开,真见钱眼开您想想我还找您吗?……我知道是五千,是五千,可眼前我没五千,只能还您两千八,另外那两千二我有了就还……”

  “那另外两千二您花了!”

  “花了!”老大小心看女售票员脸色,“跟您说老实话当时都花了……真的当时都花了,救急用了……是救命,当时是我三弟在医院里,救命急用,就……就没还。”

  女售票员不信了:“我说您可够会编故事的!”女售票员说完转身上空着的公共汽车了。

  老大忙跟着女售票员:“我能上来吗?”看女售票员没表示,忙跟着上,还解释,“我不是编故事,是真的……我是说我拿钱救命是真的!可我一直想着呢,……心里一直想着呢,是债,对不起人。早早晚晚我得还您,见着您得好好说声对不起。”

  女售票员拿起茶杯喝水,边喝边打量老大。

  老大一急头上就冒汗,人就透着真诚善良:“我跟您说的都是实话,我三弟当时得的是大病,白血病……”

  女售票员目光里多少带几分惊讶了,也带几分赞赏:“您要这么说啊我就信了!我本来也不是多疑的人!……那您三弟的病治好了啊?”

  老大笑了:“治好了,治好了……这我得谢谢您,有您一份儿功劳。”

  女售票员也笑:“真不敢当!我还得夸您几句,这年头上赶着还人钱的人也不多!您要真黑着心不还我也没辙,我哪儿找您去啊!”

  老大受夸奖一下高兴了:“那您把我看扁了!我哪儿能欠钱不还啊!欠人钱不还下辈子当牛作马……下辈子我可不想给您当牛作马。”

  女售票员笑了,本来火辣辣的一个人,真笑起来也有几分动人。

  老大话多了:“这欠条您收好了,收好了,我一有钱了就给您打电话。……这么着我把身份证也给您,我叫于大海,您都记好了,我一打电话您就知道是我还钱了。”说话就掏身份证递女售票员,其实是想给人留印象。

  俩人手递手地接身份证,老大脸上见欢乐了。

  女售票员看了一眼身份证又还了:“这就行了,身份证就算了!这两三年没这五千块钱我也过来了,你要真想还,我押你身份证干什么!”

  老大由衷地夸人:“您人真好,大人大量。”

  女售票员也是由衷地夸人:“您也还行!这年头儿忠厚老实的人不多!”

  老大脸上开花了:“就是就是,您现在应该相信我人品了,是吧?我要不想还钱我不千方百计找您!这儿,是您工作单位啊?”

  “啊!我是四路车上售票的。这儿是终点站。”

  老大记住地儿了:“那再还钱我还这儿找您啊!”

  那女人是怎么说的……那女人生气了:“说你涮我玩儿呢?你开出租车就开得不道德,拣了钱都不还!有你这样儿的出租车司机吗?我们公共汽车上拣个雨伞都问问是谁丢的,没人认就在汽车上挂着。您可好,见钱眼开。”

  大海又说了一大片的对不起,还说:“当时这钱没还,不是见钱眼开,不是……是救命,是兄弟在医院里,救命急用。就……没还。”

  老大开始回味上了,回到家都躺到床上了,脸上还挂着笑容呢。

  老三小心地从外屋蹭进来,带着几分理亏:“大哥你吃饭没有啊?……怎么一句话都没有啊?真生我气了?我也反思了大哥,我觉得我有点儿不对,你为了给我治病欠了那么多钱……”

  老大不搭理。

  “要不回头我跟二哥说一声,我跟他借点,”老三看老大表情,“大哥,我跟你说话呢。”

  老大醒过味儿:“啊?……你说钱啊?……钱……花了花了吧,花了挺好!”

  老三研究上老大了:“你说花了挺好啊大哥?”

  “挺好,”老大笑容收敛了几分,可还藏不住喜悦,“你都花了,我能怎么着你啊?”

  大海再去老二公司监工干活,腰杆子就挺起来了。跟老二说话,也没原来那么客气了;汇报工作,也说着说着就变成指责,看着老二干什么都能看出不对来了。

  把老二气得:“要不这么着得了,我这庙小,容不下你这大和尚,要不你投奔老四去得了。”

  大海也知道老二挤对他。他呢,也真想找找老四,觉得跟老四在一块儿比跟老二在一块儿舒服,可话没说死,说:“要不我看看他去,你说呢?反正这两天工地上不忙。”老二不说话。大海知道老二想听什么:“我不光代表我自己,主要是代表你,行了吧?”

  83

  大海找到了邮戳所在的那个地方,发现那是一个穷地方,只产煤,就知道大水是在挖煤挣钱了。大海打听了几家,再找之后就看到好多人了,还有哭声。大海扎进人群,拉着人就问,见没见过于大水。

  白哥就在这一群人当中,一见大海打听大水直紧张,忙把大海拉到没人的地方,问话了:“于大水是你什么人?”

  “四弟。我四弟。”

  白哥打量老大,不说话了。

  老大又问:“您见过他?”

  “你四弟在这儿干过……”

  老大心里一沉:“他现在人呢?”

  “走了。”

  老大不安了:“他没出什么事儿吧?”

  白哥也紧张:“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他往家寄钱了。”

  白哥松口气:“你收到他寄的钱了?”老大把汇款单复印件给白哥了。白哥看了一眼:“那他没出事。是去别的地方了……”

  老大着急问:“您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天下这么大,路这么多,哪条路上都是人……”

  老大更着急了:“您……我怎么称呼您?”

  “他们都叫我白哥。”

  “白哥,那他怎么不回家啊?”

  “他从来没说过他家里还有别人。”白哥说完转身要走了。

  “白哥,我再问您一声儿,我四弟寄家里的钱,就是他挖煤挖出来的啊?”

  “……挖出来的”。

  老大不说话了,跟着眼圈就红了。

  “哪天您见着您四弟了,替我捎句话,就说白哥谢谢他,生子也谢谢他。他帮了我们大忙了。”

  “生子是谁啊?”

  “就是遗像上那孩子。”老大一下子没话了。白哥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了:“赶紧的走吧,不留您在这儿过夜了。这些天不消停。”

  老大找了不止一天,自己都胡子拉碴的了,加上一身的煤沫子,看着就都像个挖煤的。

  老二两口子正在工地忙活着,冷不丁的一个大黑影子扑上来了,吓了老二媳妇一跳,都叫出声了。老二忙把媳妇护在身后,抬手就要打。

  “老二,是我……”老大说话了。

  老二惊魂未定,定睛一看,老大成了个黑人了,胡子头发全长,破衣烂衫的像个要饭的。老二一下子就都岔声儿了。

  老大总算见到水见到干净的地方了。洗完澡出来后,老二老三就围着他忙。老大昏沉沉的闭着眼睛要睡了。老三拿着剔刀给老大刮胡子,刮着刮着也急了:“我说大哥你一会儿再睡!你怎么像个要饭的啊?你这是出门找老四去了吗?我问你你找着老四没有啊?”

  老大睁开眼睛:“找着了……”又闭上眼睛要睡,脑袋往下沉。

  老三忙把脑袋托住了,嚷嚷:“大哥你待会儿再睡,回头剔刀刮脑门子了!”往起拎老大耳朵,“我说大哥你醒醒……你找着老四老四怎么没跟你回啊?”

  老二道:“就是啊!再说了!都找着老四了他怎么叫你这德性就回来了?”

  老大又强睁眼睛:“找着了……没见着人……”接着又闭眼了。

  老三直接往起拽耳朵:“什么话!怎么叫找着了没见着人啊?”

  老大这回闭着眼睛说了:“找着了……可就是……没见着人……”接着都响起鼾声了。

  老三急得趴老大耳边嚷嚷:“大哥!大哥!你说梦话也行!你在梦里重温一遍,你找着老四没有,在哪儿找着的?老四在干什么?钱哪儿来的?……大哥!大哥!在梦里再走一遍你走过的道路,你一个一个往出蹦词也行!……大哥!”

  老二和老二媳妇站一边儿看着等着。老大真就一边儿睡一边儿打鼾一边儿往外蹦词:“煤矿……”

  老二老三和老二媳妇都支耳朵听着。

  “……挖煤……”

  老三又催:“完了呢大哥?”

  老大打着鼾:“……走了……”接着老大响亮的起鼾声了,头使劲的往下一沉,靠老三怀里了。

  老二老三看着,好半天不说话,就听见老大打鼾了。

  接着老二急了,损上了:“你听明白没有啊老三?我啊!我真当咱这四弟出息了呢,我真当他一转身儿的功夫就去当老板了!弄半天钱是挖煤挣的!……这老大这德性啊,八成是在那儿帮人挖煤来着,身子骨不顶劲了才往回跑!……叫他睡吧!睡醒了问问他,是还想上我那儿上班去呢还是怎么着!要是还想上班,就老老实实的,往后别事事儿的就他事儿多!要是不愿意来就拉倒!……走吧媳妇,这耽误咱们多少大事儿啊!”

  老二和老二媳妇往外走。

  老三叫了:“等等二哥,你帮我把他弄床上去啊!”

  可没人搭理。

  84

  老二和老二媳妇从胡同出来没走几步,老二媳妇突然蹲在路边干呕上了。

  老二看着,不高兴了:“至于的吗?我大哥那德性是恶心,可也不至于恶心得你要吐吧?”老二媳妇干呕都说不上来话了。老二看着,看着,接着露出喜悦了,凑过去了:“哎哟!媳妇儿!我说……我说这是种子发芽了吧?哎哟,功夫到了铁树也真开花啊?”

  老二高兴的,家不回,饭不吃了,直接去医院。到医院一查,真有了。把老二乐得,什么都不让媳妇干了。

  老二媳妇说了:“大夫都说让我保持运动,轻微的运动,农村妇女生孩子为什么容易啊?因为不到生孩子她们的农活根本就不停……”

  “哎哟那是农村妇女!你是谁啊,你是我的沈总,金枝玉叶……我啊,我恨不得把你捧天上去!”

  “讨厌”!

  老二生拉着媳妇在沙发上坐了:“媳妇,”加了千百倍的小心,“商量商量,孩子生出来了,能不能不姓沈,姓于。”

  老二媳妇一下就瞪眼了。

  老二忙着哄,安抚:“别生气别生气!……反正都是给老人养老送终,姓谁的姓不行啊?”

  “你喊了半天倒插门儿,随你的姓还叫倒插门儿啊?你们家哥儿四个呢……”

  “可别提这哥儿四个……你从老大开始数……”

  老二媳妇忙就打断:“别提你们这哥儿几个!大夫可说了啊,让我保持愉快的心情!”

  “对对对愉快的心情!眼前这关键时刻,谁叫你心情不愉快,那我于老二就跟他不共戴天了!”

  正说话,老大讪讪地进来了,进来就一脸的笑容,一脸褶子:“二儿,二儿啊……”

  老二吓一跳,起身就挡媳妇前边儿了:“你干吗来了!”

  老大讪讪的:“我来上班来了。”朝沈小婉探头,“小婉啊,我上班来了……”

  老二挡着:“你来上班来了?来就来了吧,怎么着我还放炮欢迎你啊?……这老四你也没见着,眼前是指望不上了,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吧!这请了七天假走了十四天,到时候我真不知道工资该怎么给你发!”

  “你看着办,你看着办二儿,大哥不争!……你要没事儿我忙去了。小婉儿啊,我忙去了。”老大一脸的笑容到转身才收了。

  老二在身后叫:“大哥!”

  老大忙又堆一脸的笑转身:“二儿啊,有什么事儿你说!”

  老二皱眉头了:“我说以后在公司里,你别二儿二儿地叫行不行啊?成什么体统!往后你跟别人一样,都叫于总,管小婉叫沈总!听见没有啊?”

  “听见了,于总!……沈总!”老大一下变了个人似的,“那……那我下去了。”老大转身又要走。

  老二又叫:“大哥!”

  老大忙又停住,回身:“……于……于总!”

  老二一脸喜悦了:“告诉你一声大哥,你要当大爷了!”

  老大一下愣住了,接着一下子有点儿找不着北了,满脸喜悦:“哎哟!”接着一下子又往回收,变严肃了开始损人,“于……于总,沈总,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心情好了!我是按照这孩子的大爷说呢,还是按照你们的属下说……”

  老二心情喜悦,所以宽容:“大哥!你少给我来这套!我告诉你,论公,你就是我们属下!论私你是这孩子的大爷!”

  老大蔫损:“那……眼前咱们论公论私啊?”

  “眼前?眼前我告诉你大哥!咱们于家就指望我这儿子传宗接代呢!”

  老大这才真高兴了:“那得论我是孩子的大爷!那我还得叫你二儿!二儿啊,小婉,晚上我回家给妈烧香去!”

  85

  大海心里盼着大水再来汇款单或者信什么的,所以不时的跑趟邮局问问,这么一跑,倒跟前妻老见面了。

  祝美莲说得对,就算老四印钱,也得有个时间呀。老大失望,真心的失望,转身往外走了。

  祝美莲这回叫住老大了:“等等!”

  老大回头,不起劲:“干吗?”

  祝美莲其实带着几分高兴:“跟你说一声啊,祝眉眉可谈上恋爱了……”

  老大一下着急了:“谈恋爱了?她才多大的屁孩子啊就谈上恋爱了!她跟谁谈恋爱呢?这……这你当妈的怎么也不管管她啊?”

  “她都上大学了!谈恋爱,说明她长大成人了,……我当告诉你了你会高兴……”

  “我高兴个屁!咱们谈恋爱都多大了?我都二十三了!现在这孩子……现在这孩子……”老大没往下说,气呼呼地走了。

  老大一进家门,就见老三摇着大蒲扇满屋兜圈子:“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全完了全完了……”

  老大一听急了:“怎么了三儿?怎么就完了啊?”

  老三指着电视:“这大学生,上学怀孩子生孩子,学校把她开除了,等孩子一生出来,她还想回学校上学,学校不让,她愣把学校告了。”老大听傻了。老三又道,“最可怕的是,这官司她竟然打赢了!她还振振有词说她有人权!……完了完了完了,要是这么下去啊我说句忧国忧民的话,国家可就完了……往后得出来多少四六不懂的爹妈啊!说起来文化水平还都不低,大学毕业,可社会上的苦一天没吃过,钱一天没挣过,人生一世山高水低还什么都不知道呢,说白了啊他们自己恨不能还没断奶呢孩子倒吃上她们奶了!这样儿下去扛什么江山社稷啊,伦理道德三纲五常他们都扛不起来,能把他们自己那孩子扛大了就阿弥陀佛了!”

  老大听着眼睛都直了。

  老三还没完呢:“哎哟大学里最起码的校规校纪都给祸害没了啊!这叫大学吗?就是放羊也不能这么放啊!羊倌儿手里不得拿根儿鞭子啊!羊要不听话不得拿鞭子抽它啊!……这么下去我得说完了啊大哥!国家要这样儿下去啊不如咱们都闭眼了!”

  老大二话没说,转身就往出跑。

  祝美莲和老大来到眉眉的学校,等了大半天,才见着眉眉。只见眉眉和男朋友手拉手从食堂出来了,一边走一边小声说话,一片亲昵。

  祝美莲一看也急了:“眉眉!”

  眉眉看见爹妈都在,跟男朋友小声说句什么,男朋友连招呼也没打,扭头走了。眉眉走过来了,可是没好气了:“干什么呀?今天你们俩一块儿都来了……”

  老大生气,声音大:“你要是好好的我们不来!……我问问你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老大声音大,招得来来往往的学生注目了。

  眉眉不说话了。

  老大气得:“眉眉我告诉你,啊!这大学你要上,就好好上,想念书,你就好好念,不想念书你干脆出去给我找工作去……我真不明白了,大学就你这么个念法啊?你花着家里的钱好意思的就这么念书啊……”

  眉眉嘟囔道:“我又没花你钱……”

  老大气着了:“你再说一句!……你妈给你钱!你妈供你上学你就这么上啊?你问问你妈,你妈容易吗?”

  祝美莲在旁边拉老大:“你小点儿声……眉眉,下午有课没有啊?没课咱们回家说去。”

  “有课!”眉眉看表,没好气,看都不看老大,“我这就该上课了,你是打算让我上课去啊还是接着训我啊?”

  “你上课!你上得进去课吗?左耳朵听右耳朵冒!”

  祝美莲又拉老大,对眉眉道:“你先上课去,晚上回家!……听见没有啊?”

  眉眉转头就走,没答应。

本文由www.88bifa.com发布于www.88bifacom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大拦着了问

关键词:

www.88bifacom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