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超深国际旅游集团董事长、海外地接联盟

2020-05-06 作者:www.88bifacom社会   |   浏览(127)

图片 1

主持人:加拿大超深国际旅游集团董事长、海外地接联盟秘书长 胡钧

嘉宾:神游欧洲创始人 李迅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迈思国际总经理 毕思思

尼大卫南亚目的地管理创始人、尼泊尔77旅行社中国首席代表 许国辰

新西兰深度狩猎探险公司董事长 吴博文

胡钧:我是来自加拿大超深旅行的胡钧,今天很荣幸和在座的四位一起来,从海外地接,海外目的地的角度探讨一下在目前新的旅游环境下,我们如何去生存和发展的。首先我们请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

毕思思:我叫毕思思,是澳大利亚迈思国际总经理。

李迅:大家好我叫李迅,在斯洛伐克居住,是神游欧洲的创始人,我们做的是定制团和小包团,同时也做一些文化旅游线路,我们做的是有特色的旅游。

许国辰:我是尼泊尔77旅行社中国负责人,目前,我们公司从散拼到公商务接待都有在做。

吴博文:我是新西兰深度狩猎探险公司的吴博文,我本人是新西兰首位有职业狩猎向导资质的华人,我是职业玩家,组织的公司是狩猎为主,各种其他户外特色旅游项目,客户相当一部分是中高端客户,所以说我们必须做小包团服务。

胡钧:我来自加拿大,我们超深旅行是做地接社的,跟在座的各位一样,我们是海外地接联盟的成员。海外地接联盟现在有一百多位会员分布全球五大洲,70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地接联盟六个字,每个字都很清楚,其实还会有很多朋友来问,它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我觉得我们可以请我们在座的几位,因为他们是我们海外地接的成员,我们谈一谈我们海外地接联盟当初是怎么发展而来的,各位又是处于什么样的初衷加入这个组织的。

许国辰:大概是三年前,有一个同行说,有一个群很好玩,叫老炮儿团,他们是各个国家的地接社和导游,还有国内的合作方,有做组团的,有做定制的,有做商务旅游的,这个是24小时动态,每天起床爬楼,这个群始终有人醒着,每个人都可以分享每个目的地和国家的行业动态,怎么接待,怎么做团,甚至发很精美的图片,像极光的图片,非洲大草原的图片。我们也会有讨论国内的合作,怎么合作,渠道怎么打开,什么是同行,因为有些地接社真不知道。所以这个群等于说变成一个行业讨论比较多的。

有一天,大家说,我们自己觉得自己很认真的在做这个行业,当然我相信我们海外很多地接社当年的初衷是因为这个行业养家糊口,既了解当地又地接到国内,所以能不能做成一个靠谱的地接社,就做了海外地接联盟。

李迅:海外地接联盟是一百多个全球旅行社走到一起,我们旅行社互相抱团取暖,在困难的时候,我们要看到前景看到光明互相帮助,互相爱护,互相学习。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爱好。

毕思思:我是第一批加入到联盟的会员,也是被我们联盟的专业海外地接资源和知识所深深吸引那一批,我们是在海外地接联盟里来自于全球这么多家非常优质的地接社,他们有丰富的资源,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其实我们公司是一个跨界公司,文化教育交流方面,在这方面我们需要有这样的前辈,需要有这样的专业知识的人,约束我们也好,分享知识。

吴博文:这个群里第一没有广告,第二大家说话,用我的话来讲好象每个人都是非常靠谱的,没有满嘴跑火车,山南海北没有这样的,我觉得特别靠谱,我就开始有兴趣了,我本来搞户外的,户外职业玩家,性格比较直,我觉得群靠谱以后我越来越多的关注,后来我有一种感觉,找到组织了,所以说,这就是我加入群的原因,也是加入海外地接联盟的原因,非常感谢联盟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让我们这个的平台和国内出境游社做交流。

胡钧:我们在海外我们是比较专业的,因为我们是当地的最专业的地接人士,并不代表我们到中国市场来,我们知道所有的东西,我们还有很多东西是不够的,在我们来到中国市场的时候,必然会遇到很多的困境,我是这样理解的,我们作为海外地接,而且是中国人的地接是最容易沟通海外的资源和国内的客户的,但是如果说我们没有好好的把握住我们应该的位置,反而会成为中间夹心受气的一块,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样的感受,我们面临困境我们如何改变,怎么样顺应这个市场更好的做好我们该做的桥梁作用呢?

许国辰:我们虽然是中国人,但是海外生活时间很长后,我们接触所有的生活环境都是老外,有时候我们思维方式和说话是老外的思维方式,国内发展很快,有时候我们觉得国内的节奏,我们觉得在海外会说神奇两个字。我个人觉得,我们就像一个桥梁一样,我们应该有责任,我们应该这样做,把国内很多带去国外看看,我们也希望我们在国外很多的信息希望带进中国。

反过来,我们共同来学习国内市场,我们希望得到国内很多同行的认可,也希望得到很多的帮助,让我们真正来加入这个大环境下,真正把工作做好。

李迅:我在欧洲生活了将近30年,我其实回国次数不多,但是这是一个悖论,我本身是喜欢中国文化,学中国历史的,怎么样能够让欧洲人了解中国,让中国人了解欧洲,习主席讲的,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对我们来说,我们正好是这个桥梁。第一,我们要向外国人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我们要让外国人知道我们,正好是一带一路,我又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包括我们这些地方的人华人并不多,每个人都在努力的为中国向外做宣传,我们是自觉的,这时候我们又如何能够了解到中国的文化,我们又如何能够知道中国现在的发展,深刻体会才能对外进行宣传,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而通过旅游这个桥梁,我们觉得我们正在努力的去做这些事情。

胡钧:既要把国内的一些动态信息传到给境外的资源方,我们也需要把境外的资源我们有什么更好的产品,资源,信息,传到国内的同行,这是我们作为地接而言的核心价值所在,所以在座的各位也会说我们如何抓住当地目的地的核心资源,成为自己进入这个市场的一块有利的敲门砖,大家有什么体会?

吴博文:我是做狩猎的,是户外职业玩家,然后把它作为生意以后,很自然的,因为我从1991年在国内的时候就去狩猎,去少数民族里边了,这十六七年一直在丛林里边,就是去玩,玩到什么程度呢我曾经有客户问过我说,你进森林是什么感觉,我说我进森林就跟回家一样,我老婆说,你回家是什么感觉,我说回家跟进森林一样,玩到这种程度。狩猎对我来说不是简单的钩扳机屠杀,对我来讲是从城市回归自然的过程。有时候你在丛林里边不想到我看到这个动物我一枪把它放倒,你就没有这个欲望了,我们把它作为生意去做商业运行之后呢,我最大的感触,因为我是新西兰华人有职业向导资质的,新西兰职业有121个人,在我注册的时候,只有我一个华人,为什么,因为这个协会是邀请式的进入,像移民一样,你提出要求,你把所有的经历给他,他认为你有资格担任别人的向导,就对你进行培训,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

可以说在新西兰狩猎,华人的向导,华人做狩猎的,我可以毫不低调的说,这些年来讲,人在高处不胜寒,没有对手,太孤独了,我本身学IT和市场的,造成对生意的规划如何运作这个事情完全没有规划,这个时候,到了海外地接联盟,跟很多国内和国外的前辈们学习以后,真正意识到我已经在旅游行业里边了,和前辈们学习到很多相关的知识,我有很多的收获。

近几年来,我认为对于我的企业和生意,最大的收获从这里边,从联盟这里边我学到的就是关于竞争力的问题。那么这个竞争力,我就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过程,在联盟里边。竞争力是如何体现出来的。

第一块,首先是我自己的资质已经是无可挑剔了。

第二块,我的团队,因为毕竟你做狩猎做服务你不可能一个人永远24小时带客户提供服务,这是不可能的,我培养了我的团队,我的团队每一个人 我的要求是不可以以上班的目的,必须是户外的发烧友户外爱好者,狩猎和枪支的爱好者,前特种人员下来的人,有专业素养的人,这样保证凝聚力和核心力。既然我接了,我的服务就按照我的规章去做,这跟钱没有关系。我的团队现在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素质,每个人都有做事情的激情,除了产品很有竞争力,除了我这个总是很有竞争力,我的团队也创造的竞争力。

有了自己的资质,有了专业的团队,下一步就是产品,在产品上,我跟国内和国外各个地接前辈们学习最后的结果是,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像我这样特色的东西,其实并不需要太好的规划也能卖出产品,但是更重要的如果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客户要什么我们给什么,并不是我一天的射击项目你来吧,70岁也是从早打到晚,20岁也是这样的,这是不可以的,我们正常的射击课程,从早上九到到下午三点,我们接待70岁的人,或者80岁的人你不可能收从样的费用从早上打到晚上,我们根据客户需求把产品分层,达到客户要什么我们给什么,当我们把这些产品呈现给国内的出境游社,呈现给定制师的时候,我们合作伙伴非常满意,因为我们态度是非常开放的,我们模块是非常清晰的,可以拿过来做任意自己想要的组合,在这方面我们通过这种途径也提高了我们特色产品的竞争力。

李迅:我住在斯洛伐克,我以前没有加入之前,我周边都是四五个国家,我上午接个团,下午接个团,轻轻松松就能过去,加入之后,哪个国家的团什么旅行社都过来了,我小国寡民的态度就得改变,我是学历史学文化的,就从这上面讲,每个客人到这儿来并不是上车睡觉,下车撒尿等等不是这样的。

大家知道的奥匈帝国并不是一个强大的产物,是一个妥协的产物,在奥匈帝国成立的那一年,他是欧洲最强的军队,在打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甚至连军靴都发不出来了。大家天天去看教堂,都是天主教堂,虽然大家有各种信仰,有基督徒,佛教徒等等,他们到那儿什么不懂,就出现尴尬的事情,我们会让导游跟大家讲,这些宗教脉络是什么样的,同时告诉他们你可以不信仰,但是你不能不尊重,有些事情你一定要尊重的,这些就成了我们做旅游的一些核心竞争力,这样才能跟别人与众不同,客人来了之后有所收获,客人回去之后能觉得自己没有白来一趟,这样就非常好了。

毕思思:我可以从两部分讲,因为我自己本身是双硕士毕业,是学生物医学毕业的,跨界比较大,他们说你为什么做旅游类,首先是资源的问题,首先从新生代角度来讲也要看到他对旅游的需求的点在哪里。比如说开玩笑五年前做定制游的时候,他们说包车游,我们要自己独立的空间,这两年开始都跟我讲说,你能不能找几个伙伴一起游玩,变成了像闺蜜游,亲子游,家庭游这样的情况。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家对现在的需求,慢慢的越来越不一样了。

胡钧:因为我也是地接,也面临很多的困境,作为新生代,老一点的地接师不太适应,可能也要学习,至少要面对去承认这个现状,作为我来讲,我可能请一些年轻的新生代的员工帮我们做好新一代的产品。

另外,我还有一个感受,我们对资源的储备和更新,一定要跟上。举例来讲,像加拿大,是资源看起来很多但是相对匮乏的地方。每年去加拿大的中国游客很多,但是加拿大是移民国家,去的华人非常多,华人地接社也非常多,大家都在从事一个相对集中的目的地,造成同质化竞争非常激烈,以我的想法来看我们不太愿意进出这样的环境,就使你被迫寻找更新目的地的储备,我们把一部分力量常规的放在新的目的地,最近几年我们放在加拿大大西洋省,那块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其实没有什么开发的,很有可能多少年后没有什么火起来,但是我们一定做好储备,跟当地的旅行社合作,从而拿到更新更好的资源。我们目前跟这几个省合作,相对来讲我们还有很多源源不断的业务的产生,我们储备一些可能大家用不到的目的地,永远走在前面。

许国辰:1996年,我们尼泊尔只有180多名中国人,我回国筹建尼泊尔驻上海领事馆,那时候说实话,资源是什么呢,我有签证,那时候很好做,我后来离开领馆,当时觉得把货运过去和把人运过去差不多,我觉得运人比较方便。我们从一开始做这个国家开始,我刚才听他们说资源储备,资源更新,我就在想,一开始我们做的时候,我们手上仅有的英文的行程把它翻译成中文,尼泊尔南亚国家里边,涉及更多的是印度教和佛教,很多的景点都有印度教和佛教的含义,所以我们要做行程,把行程改回来。后来开始算价格,这样不行,没有什么量,很少,怎么办,我能不能做一些标准化的东西,模块式的东西,一个景点导游说多长时间,自由活动多长时间,哪个角度拍东西最漂亮,应该跟客人怎么说,我们进行了规范,我们当时最多的是28个导游,就跟老师一样,这个问题怎么专业,虽然尼泊尔旅游局有考证,但是这个考证的中文,当时很多中文导游说的中文,说心里话是很难听懂的,因为当地没有华人做导游,也不允许有华人做导游,我们一开始做这些工作。

后来竞争开始激烈了要有车,再做多一些市场。之前主要在华北、华东,华南试试看,我们试试看,我们这个产品七八千夹在中间,不上不下,没有购物店,纯旅游,你要买东西,导游也不会做这个事,觉得不好意思。当时公司就说,我们能不能去马来西亚,去新加坡做华人市场。我每年参加一个会议,每个市场都要尝试,后来发现车子有不行,导游越来越多,中国朋友越来越多,买土地吧,造酒店吧,一步一步过来,我们过来不是先有理论的过程,我们真的是碰到问题一点一点改变,2015年尼泊尔地震了,我很多伙伴家都没有了,大家都不知道明天是不是活着,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我们公司现在在尼泊尔有三个公司,如何找到资源可控,如何找到一些新景点的开发,如何做好内部的管理,如何约束导游的规范,如何让自己的微笑让客人更加满意,这个概念太大了,是不完的。

胡钧:海外地接联盟,宗旨是做一个专业的靠谱地接社。我们做当地目的地专业靠谱的地接,在座的各位,你们对靠谱有什么理解呢,我知道一千个读者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哪位先讲一下你们对靠谱是怎么理解的?

毕思思:我一直觉得靠谱是一个正常的地接社所具备的最基本的素质要求,它的责任的体现,如果进一步来讲,如果怎么能够说在这么多靠谱更靠谱的话,首先让我们服务的可称和服务商也好,让他们不要操心,在他操心之前我们把他该操心的事情全部操心完了,我觉得这可能是靠谱的体现,服务至上。

许国辰:首先是专业,首先对目的地的资源理解是最为专业的,我以前说不要等客户问我我再跟他说你等一下,我问一下,首先你回答,服务很重要。还有一个就是维护,我们认识一个客户,可能认识十年做过一个生意,并不是这样的客户你不尊重他,我觉得都要维护好,经常说你好,这样你才会有更多的人脉和更多的客户资源,所以维护也很重要。

吴博文:作为我们比较专业的地接公司,对于从专业性来讲,我们只有一条原则,怎么让客户开开心心的来,必须要开开心心完完整整的走,因为我们涉及到枪的问题,这是最基本的一条。如果从旅游来讲,诚心非常重要,承诺更重要,我们给客户的承诺一定要遵道,我们力所能及范围内把我们能做的事情做好,这是对我们来讲要做的事情。

李迅:我认为一个是认真,一个是有始有终,咱们可能有的是半路出家的,有的是从一开始就做这件事情,首先自己要热爱这个职业,在我做这份事,做这份职业做这份工作的时候,我们要认真的热爱这个职业,认真的工作。当客人给体一个行程,给你一个要求的时候,你应该完完整整最后回答给客人,我们做旅游的都知道,有时候一个行程一个报价发下去,最后没有结果了,石沉大海了,这就不是认真,有开始,有结尾,这才是靠谱是个老炮的精神。

许国辰:我觉得再说一个问题,很多客户第一次拜访的时候说我是尼泊尔人,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情怀,这个国家是我第二个家一样,你所有的成长经历都在这个国家。

周海涛:中国现在有三万多家旅行社,每年有很多的衰落,有很多的崛起,新来的旅行社信息不对称,接到很多展会是不了解的,知道上市公司几家,但是上市公司可能也是各位来做,如何出行的公司在海外能够找到无论资质还是口碑是非常好的,一线的城市还好,如果像再往下的城市,信息化没有那么好的城市如何找到靠谱的公司呢?

许国辰:我们实行了收费制,我们有会员制,我们自我约束,自我规范,自我学习。当一家在外,谁做美国,另外介绍一个美国地接,像你说的信息不对称,介绍美国的地接专门做摄影的,那这个是散拼,我们做内部的工作,我们一对一调研,有些我们只是在微信上建立关系,我们在做一对一调研,每家的业务是什么,每家的特点是什么,这样才有匹配有对应的介绍,客户需求是什么,否则的话客户对应不上很尴尬。国外有很多做教育,营地,房车的,匹配不上,一下子大家浪费了时间,没有效率,所以现在我们的确是在内部做,胡总比较了解,他说一下内部的管理。

胡钧:相信我们能够进入海外地接联盟的,确实在各个方面有它最基本的标准。我们也在不断的提高我们的标准,确实像你讲的,靠谱这个东西,简简单单两个字,它的含义是无穷的,每个人定义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只能够对会员进行细分,我们会有基本的专业性,他的信任度,我们新加入的会员都有严格的考核体系,如果有兴趣知道的话,我们可以再聊,这个话题更复杂一些了。

周海涛:我们都知道地接很多是一个国家的地接,对目的地来说,旅游是靠天吃饭,像许总说,地震之后影响旅游的情况,那如何地接要做今后这个国家的业务,是做精还是做量,你们如何理解这个问题。

胡钧:我们地接确实很多时候是靠天吃饭的,比如说我来自加拿大,加拿大是非常戏剧化的地方,我们业务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因为我到加拿大快20年了,其实是我最熟悉的地方,我还是要继续挖掘,继续生根,包括我前面讲到的资源的储备,我相信任何一个短暂的环境的变化,或者有什么突发事件终究会过去了,我们在困境的时候我们应该修身养性提高自己,培养自己的队伍抓住资源,我们在业务上升不会静下心来做这个事情,从我的角度我是这样理解的。

许国辰:我们在尼泊尔有三个公司,第一公司负责日韩市场,第二公司负责华语市场,第三公司我让他们拆分,如果不拆分思维方式不一样。对所有的同事来说我们都是在学习的过程中,尽管很方面,要做好它越来越难,涉及的面越来越广,我们作为地接社来说始终在路上。

周海涛:简单给你们的路演做个介绍。

许国辰:我们这次cottm结束之后,4月19日在青岛有一个联盟自己组织的展会,我们跟青岛、潍坊、烟台旅行社协会一起做的城市地推,大概40多家的华人地接社参加,我们海外地接联盟地接社参加。4月23日在沈阳有一场目的地地推,4月26日在南京,我们跟南京旅行社协会一起合作搞的,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合作,更多的交流,更多的互换资源,更多的信息传递。

原文标题:主题研讨:海外地接地接如何突破进入中国市场的困局

(本文转载自闻旅派原创,已获得原发媒体授权,原文出处:

本文由www.88bifa.com发布于www.88bifacom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加拿大超深国际旅游集团董事长、海外地接联盟

关键词: 88必发手机版 困局 中国市场 海外

www.88bifacom社会推荐